当前位置:

龚方雄,著名经济学家、投资银行家、“4万亿预言家”,历任摩根大通亚太区董事总经理、中国投资银行主席、美国银行首席策略师、全球货币及利润市场策略联席主席。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金融经济学博士、费城坦普尔大学物理学硕士、北京大学运筹学及经济学硕士学位。多次在全球《机构投资者》及《亚洲货币》年度评选中排名第一。

由亚洲品牌网、香港大公文汇传媒集团、外交部中国亚洲经济发展协会、商务部《国际商报》社共同主办的“第12届亚洲品牌盛典”于 2017年9月9日在香港隆重举行。ABAS专家委员会主席、摩根大通原亚太区董事总经理、中国投资银行主席龚方雄先生应邀出席盛典并发表主题演讲。

ABAS专家委员会主席、摩根大通原亚太区董事总经理、中国投资银行主席龚方雄先生在“第12届亚洲品牌盛典”上演讲

龚方雄先生认为,品牌价值显性化是实现品牌价值的最佳途径,可显性化的渠道有多种多样,但是如果企业要实现品牌价值显性化的同时,又实现它的货币化的话,最直接的渠道当然是证券。大家知道,一个企业的资产大致分为有形资产和无形资产,品牌价值是一个企业无形资产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这一点对中国未来10年、20年、30年经济能否实现成功转型有着巨大的意义。大家知道,中国过去几十年来的经济发展主要是依靠固定资产投资或者建构或者放大有形资产这条路走出来的,这条发展道路的巨大缺陷是经济发展的重资产化,同时造成很多产能过剩。

大家知道,重资产的负面效应是整体的资产回报率相对较低,中央领导多次讲到中国经济的转型,转型关键是提升经济的资质化、精细化、专业化的含量,要向所谓轻资产方向发展,但是中国的金融体系、银行体系和中国这种发展思路又不相适应。我们讲到比如说品牌在数字化时代的特征,我们注意到时代化数据,比如说苹果、谷歌也好,但是我们的传统产业而且以传统产业为主导市场的A股市场还在多年的地位徘徊,稍微有点反弹,但是境外的所谓中概股已经创历史新高,他们主要以两个最大的数字化品牌企业为代表,一个是阿里巴巴,一个是腾讯,这两家都是几万亿人民币市值的企业,可以说全世界最大市值的企业,我讲的苹果、谷歌也好,亚马逊也好,包括中国的BAT、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等,这都是所谓的数字化品牌在货币化时代一个非常典型的代表。

ABAS专家委员会主席、摩根大通原亚太区董事总经理、中国投资银行主席龚方雄先生(左五)出席第12届亚洲品牌盛典开幕剪彩仪式!

为什么说中国经济的转型依赖于品牌价值的拓展呢?原因很简单。比如说在中国的现代金融体系下,我们的融资结构以银行贷款为主的间接融资,代表中国整体的融资结构的百分之七八十,以资本市场为主导的直接融资只15%-20%,这和美国恰好相反,美国之所以把银行贷款成为间接融资,企业要发展不是主要靠银行贷款,企业发展主要向资本市场要钱,这要直接融资,所以在美国直接融资占整体融资结构的80%左右,但是在中国只有15%-20%,在中国经济环境的体系下,数字化经济、信息化经济为什么发展不起来呢?原因很简单,银行贷款都是需要资产抵押的,全世界的银行都是需要资产抵押才会给你贷款,如果没有资产给银行就融不到钱,所谓新经济也好,中小企业也好,尤其高科技、消费、服务也好融资非常难,在中国发展很好就是重资产板块,比如说房地产、机械设备为主的企业也好,能够把有形资产抵押给银行,让其发展的企业发展得非常好。

但是我们不要忘记,资产也包括无形资产,但是中国为什么不可以用无形资产作为抵押品,因为没有无形资产价格形成的有效市场和评估的市场,也没有证券化的市场,在中国大家知道,盗版很厉害,中国的品牌价值很容易被盗走,没有银行知道这个品牌现在估价是多少,未来两三年以后它的价值还有多少,可能几个月以后品牌的价值就被人盗走了。再就是没有一个公允大家认可的品牌价值的市场评估体系,银行业不知道这个品牌到底值多少钱?我给它贷款以后,这个品牌在5年、10年贷款回收的时候,能不能把品牌转出去?收回贷款。所以无形资产、市场评估体系、定价体系的缺乏是中国目前只能发展重资产型,也就是以固定资产主导的经济发展模式的根本原因。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强调品牌和品牌价值?这当中最关键是所谓的品牌证券化,证券化会形成一个非常有效的品牌价值的市场评估体系,同时如果有效的市场形成以后,它也会形成对品牌的一个在公众和监管共同监督下的品牌价值的保护体系。这一点可以说是未来中国很多企业要在走数字化经济下确定自己品牌价值的重中之重,是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关键,所以品牌价值能不能有效体现?品牌价值能不能有市场环境中显性化,是中国未来中国经济转型是否成功的关键。

龚方雄指出,亚洲品牌集团一直主张要加速进行所谓的品牌价值的证券化,但这个提法是非常富有挑战性的,非常具有创新意义的。大家知道,在目前全世界都还没有一个非常有效的比如说流动性非常好、整体监管环境也非常透明的品牌价值证券化相对独立的交易市场。因为只要是证券化的东西,证券化的产品,它一定是受到各个国家监管机构的严格监管的;因为一个证券化的产品它具有它的金融属性,金融类型的产品在全世界各地都是有严格监管的,所以我们在证券化的道路上,不但要有自身的创新能力,也要保持着和各地监管机构的积极沟通,比如说在香港,香港这个市场可以说是非常有效率的,流动性也非常好,也非常透明,香港是仅次于纽约和伦敦的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我们如何在这么一个创新高地让品牌价值证券化,显性化,这一点可以说也是整个香港金融市场未来的发展机会,也是香港金融市场能否真正体现它的创新能力和展现它的创新环境的重大挑战。

ABAS专家委员会主席、摩根大通原亚太区董事总经理、中国投资银行主席龚方雄先生(右二)在“品牌评价国际论坛”上精彩论道

品牌价值一般包括企业证券,比如说股票、债券,它一般很难把单独的品牌价值提出来进行证券化和交易,很多人说苹果公司现在可能是全球第一个要突破一万亿美金市值的公司,苹果公司市值现在8000多亿,多少是它的品牌价值?这8000多亿美金市值里面苹果的品牌也没有进行证券化,但是市场对它有一个评估体系,品牌给苹果创造的市场价值在8000多亿美金市场价值里面至少有6000亿,品牌价值在数字化时代的很多大市值公司里面占比一般都是超过60%,这一点太关键了,这个企业将来到底多大,市值有多大,值多少钱?比如说有多少的资产包括有形资产和无形资产,在数字化时代无形资产、品牌价值是一个企业整体价值的最主要的组成部分,如果最主要的部分能够拎出来,能够在市场上进行公允定价,有非常好的交易和有效的监管和保护的话,未来中国经济的发展就会有一个全新的融资渠道,会解决很多中国企业融资难,中小企业轻资产型企业、尤其是高科技企业在早期发展阶段融不到钱的困局。


标签:亚洲品牌网阅读次数:728